长江商报消息●长江商报记者张璐 满帮和快狗打车在资本市场遇冷后,全球最大物流交易平台货拉拉开启赴港上市之路。 近日,货拉拉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上市主体为拉拉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英文名:Lalatech),高盛、美银证券、摩根大通为联席保荐人。 资料显示,货拉拉创立于2013年,成长于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家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网络货运平台。 不同于其他“流血”上市的同行,货拉拉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其在IPO前夕首次实现盈利,公司2022年经调整

货拉拉为赴港上市削减70%销售费勉强盈利 用户投诉量超2.3万条仍存合规挑战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张璐

  满帮和快狗打车在资本市场遇冷后,全球最大物流交易平台货拉拉开启赴港上市之路。

  近日,货拉拉在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上市主体为拉拉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英文名:Lalatech),高盛、美银证券、摩根大通为联席保荐人。

  资料显示,货拉拉创立于2013年,成长于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家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网络货运平台。

  不同于其他“流血”上市的同行,货拉拉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其在IPO前夕首次实现盈利,公司2022年经调整年利润为5323万美元。但仔细查看招股书,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公司2022年的盈利是靠压低司机收入、缩减营销开支实现的。

  与此同时,司机、乘客的投诉至今依然不间断,截至目前,货拉拉在黑猫投诉【投诉入口】平台上的投诉累计超过2.32万条,仅近30天内新增的投诉就多达807条。安全和合规问题始终都是货拉拉所面临的挑战。

  削减七成销售费首次实现盈利

  货拉拉的资本故事,有了新进展。近日,港交所官网披露货拉拉已递交招股书。

  招股书显示,2022年,货拉拉平台全球货运交易总额(GTV)达67.15亿美元,完成达到4.275亿订单。同期,货拉拉在11个市场的400多个城市开展业务,平均月活商户约1140万,平均月活司机约100万。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以2022年上半年闭环GTV计,货拉拉是全球最大的物流交易平台,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同城物流交易平台。

  在庞大的GTV规模下,货拉拉近年来业绩增长也十分强劲。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以下简称“报告期”),货拉拉实现营收分别为5.29亿美元、8.45亿美元及10.3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39.9%。

  具体业务方面,货拉拉目前在中国境内主要有货运平台服务、多元化物流服务和增值服务。2022年,中国境内前述三个业务分别为货拉拉贡献54.7%、29%、6.7%的营收。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货拉拉分别亏损8.07亿美元、20.86亿美元、4909万美元。不过,2022年,货拉拉经调整利润(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首次实现盈利,为5323万美元。此前,2020年和2021年经调整年内亏损分别为1.55亿美元和6.31亿美元。

  在招股书中,货拉拉表示,2020年和2021年的亏损主要是由于其在规模和地域扩张、用户增长等方面的持续大额投资。对于经调整利润首次实现盈利,公司将原因归结于有效的变现策略、收入来源增加和经营效率的提升等。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过去三年,货拉拉毛利率逐步增长,分别为38.5%、39.4%以及53.7%。而货拉拉在2022年得以摆脱亏损,主要是靠压低司机收入、缩减营销开支实现的。

  具体来看,2020年,货拉拉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2.39亿美元,到2021年猛增至6.73亿美元,增幅达182.12%;2022年该费用同比下降70.57%至1.98亿美元,占营收比例也同比下降60.6%至19.1%。而下降原因主要是公司向商户提供的折扣减少,以及控制员工成本。

  据了解,货拉拉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主要包括向商户提供的优惠券等折扣及司机转介费、销售员工成本及其他。2022年,三项开支分别为1.37亿美元、2992.6万美元、3113万美元,同比分别下降74.56%、49.59%和58.68%。

  与此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近年来货拉拉的扩张速度却在放缓,活跃用户和司机数量等关键指标均陷入了增长瓶颈。

  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2年,货拉拉平均月活司机数量分别为54.36万、86.85万、97.32万,2021年至2022年这一年间仅增加约十万人。

  在此背景下,货拉拉前不久宣布将上线跑腿业务开启第二业务曲线。但其未来能否保持盈利能力仍是未知数。

  本次IPO之前,高瓴持有货拉拉9.67%股权,是最大的机构投资方。此外,持股5%以上的机构投资方还包括红杉中国、概念资本、顺为资本和清流资本。

  曾陷“停运”风波数次被约谈

  尽管货拉拉是互联网同城物流的领头羊,但这一细分赛道的渗透率还很低。根据第三方数据,中国同城货运细分市场的在线渗透率预计将由2021年的4.0%增长至2027年的7.3%。这意味着,目前还有超过90%的市场空间。

  但也因准入门槛较低,这一赛道挤进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除已完成上市的快狗打车外,2020年4月滴滴成立滴滴货运,布局同城货运;同年,满帮集团收购“省省回头车”并改名为“运满满”,也踏足同城货运市场;2021年11月,美团推出了自己的货运物流平台卓鹿。此外,顺丰控股与京东也提供类似服务。

  长江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主营业务同城货运上,货拉拉于2016年推出饱受争议的会员制度,会员级别越高,抽佣比例越低。但该制度逐渐走偏,最终成为压垮货拉拉司机的导火索。

  有相关司机表示,跑货拉拉“一步一个坑”。除了1万元租车的押金、1千元车贴押金不予退还外,每月强制缴纳的高昂会员费、抽成也成了压在司机身上的成本。

  截至4月6日,货拉拉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的投诉累计超过2.32万条,仅近30天内新增的投诉就多达807条。与之对应的是,目前快狗打车、运满满、货车帮、满帮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的累计投诉量分别为4314条、3509条、1602条、141条,均远少于货拉拉。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有部分用户投诉货拉拉的原因主要集中在司机接单后爽约、搬运时坐地起价、发生纠纷时司机态度恶劣等方面。另外,投诉中还有不少是由司机发起。这些司机表示,货拉拉存在费用未结清、无法退还司机押金、平台系统不合理判责或扣分等问题。

  而货拉拉平台与司机之间的矛盾还不止于此,去年11月曾有多个地市的货车司机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表达对货拉拉的不满,一时间,货拉拉停运风波引发舆论广泛关注。11月17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对货拉拉公司进行约谈,约谈中被重点关注的问题主要包括,公司采用一口价订单、上线“特惠顺路”产品等方式恶意压低运价,严重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扰乱市场公平竞争秩序。

  据统计,因合规性和安全问题,货拉拉已经数次被监管约谈。去年9月—12月,货拉拉被集中约谈次数达三次。

  对此,行业人士表示,作为货运平台而言,不应一心想着靠补贴抢市场、靠薅司机羊毛提升盈利能力,而是应思考如何解决行业顽疾,如何为客户提供优质服务以及如何保障司机的利益。

  责编:ZB

炒股开户享福利,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一对一指导服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马婕



上一篇:增持来了!看好银行业绩 股东、高管、基金积极增持银行股    下一篇:安诚财险股权起拍价一降再降!大股东质押股份接近监管“红线”    


Powered by 成都翔迅实业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